手机版收藏网站 | 淮师主页 | 旧版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改动态 > 正文

教学评估作用:从刚性强化走向柔性激励

作者:研究科 来源: 日期:2018-9-20 14:18:31 人气:333 

     无论是水平评估还是审核评估,都是政府主导下的外部评估,其问责、说明、检查和督促的作用是既是正常合理的,又是正当合法的。长期大量的评估实践证明,作为督促和问责手段,评估本身也存在一个度的问题,掌握得好、运用恰当,评估就能发挥其积极正向作用;否则,将会适得其反和事与愿违。通常人们所谓的评估是把双刃剑,就是这个意思。

     一般说来,评估者总是希望评估工作能够足以引起被评者的充分重视且对其工作产生实质影响,通过评估给工作带来新发展新变化,尤其是作为教学评估政策和评估方案的制定者与组织者,政府部门对评估工作的作用力往往持有更高的目标期待。在我国,评估被赋予特别的意义和价值。在政府看来,教学评估是高校工作的指挥棒和方向盘,是反映高校工作优劣的镜子和衡量教学质量的尺子,是助推高校教学的发动机,是撬动高校工作的强大杠杆,也是推行政策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当高等教育领域存在重科研轻教学、重学科建设轻人才培养现象且这些现象和问题日趋严重却见不到有效解决迹象时,政府对评估就更为看重,期待通过教学评估扭转局面。从这点上讲,政府是加重评估强度、提高评估作用力的第一推手。政府提高评估强度和作用力的途径与办法很多,主要有设定评估标准、规定评估等级、量化评估指标、对评估结果进行排名和发布、评估结果与拨款或其他有关政策挂钩等。

     与政府相比,在如何对待评估压力和强度问题上,高校的角色及心态可能要复杂得多,有时甚至非常矛盾。首先,高校是被评对象,必须接受政府或其代理机构的评估,如今,评估已经成为世界各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一项长期制度安排,正如美国学者E•格威狄等人所指出的,“所有大学/学院的质量和效率需要定期的评估,特别是本科生的绩效评估应为重中之重”。然而,大学学术自由自治的传统与个性,又使其天然地表现出抵制和拒斥外部评估问责的倾向,时刻提防着外部评估认证对大学自身发展内在逻辑造成的威胁、伤害和破坏,尤其在一些自由主义文化浓厚的欧洲国家,很少有发自内心愿意主动接受评估的大学,即使接受了评估,对评估的非议和负面评价也从未间断过,在他们看来,评估会导致集权化、标准化、忽视大学个性化发展等问题。其次,高校教师的自由职业者特征常常散发出极强的各行其事的个体主义色彩,他们害怕也反感外部机构对自身的教学工作进行评价,教师的这种立场与角色又使得高校管理层面总是试图借助外在的力量对之加以刚性约束和规制,以便强化自身的权力和权威,落实或推行相应的政策与措施,提高行动与目标的一致性,达到工作的高效率和高质量。在这一点上,高校行政管理者又期望提高评估的强度和力度。评估和认证中存在的目标责任层层落实、任务层层加码和压力层层传导现象就是最有力的证明。在行政管理人员心目中,似乎评估的强度或力度与评估的实际效果呈现线性正相关,以为评估强度越大,人们就越重视,效果就越显著,反之,评估强度越小,就越受人轻视,效果也就越差。

     以高校首轮教学水平评估和目前正在展开的审核评估工作为例,通过比较不难看到,二者在作用强度和力度上恰好形成了明显对照。水平评估被分成优秀、良好、合格与不合格四个等级,每一评估等级所对应的标准和要求不同,等级越高,标准和要求相应也就越高。之所以进行水平评估,在于评估政策制定者和方案设计者不仅试图通过等级评估来客观描述和区别把握我国高等学校教学工作的“真实”水平,更在于刚性强化地方政府和高校对教学工作的重视和投入,进而实现有限资源得到非均衡性优化配置和奖惩的目的。应该说,水平评估在某种意义和程度上确实实现了政策制定者和实施者的初衷,在世纪之交高等教育大发展大扩招条件下,保证了高校教学基本条件、基本秩序和基本质量,也激发了高校之间在办学资源、声望与质量上的竞争。据对2007年198所参评高校的统计,水平评估给高校生均四项教学经费带来超过27%的增长率,而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更是带来33%的增长额。另有调查表明,96%的高校领导认为水平评估作用显著,74%的高校教师认可水平评估的价值。然而,水平评估所设置的高低好差不同级别,不单纯表征不同高校的质量、水平、声誉、地位和影响,甚至主要显示着学校管理者包括其行政管理部门的管理水平、能力和政绩,因此,水平评估最终不由自主地演变成一场围绕等级、名声与地位的激烈角逐。高校对评估的重视,与其说是为了实现评估目的和提升教学工作质量本身,不如说直接为了等级结果、标牌和称号,这势必导致评估变形和目标游移。

     2008年水平评估全面结束后,政府、机构和高校各方面对水平评估进行了认真总结和深刻反思,认识到水平评估等级设置的优势与局限,提出了改进评估的基本对策,即取消等级,减轻评估对高校造成的过大压力和过重负担。待到审核评估方案确定后,水平评估等级已被彻底取消,代之以写实性评价,即说明和描述被评高校教学工作哪些方面值得肯定、哪些方面需要改进、哪些方面必须整改,评估压力及评估成本随之大大降低。

     不过,取消等级后的审核评估工作,似乎又走入另一极端、陷入另一种困境,评估由以往刚性过大、压力过重、强度过高变成了柔性偏大、压力偏小和强度偏弱。水平评估中存在严重的功利欲、攀比心已经让位于审核评估中的平常心、正常态。审核评估回归了评估应有的面目,它更加强调高校在质量保障中的主体地位和多样化发展生态,学校评估中更加自主、自信和从容,真正把注意力放在学校内涵建设和特色发展方面,不再为外在等级结果所左右,审核评估不打扰学校正常秩序,但由于它注重问题导向,注重与学校平等交流和协商对话,学校放下了水平评估状态下的防御、戒备、博弈和讨巧心理,致力于通过审核评估发现问题、分析原因、寻求对策和提高质量。所以,审核评估得到许多高校和专家的充分肯定和积极评价,认为审核评估是尊重教学规律的评估,是促进学校发展的评估,是指向内涵建设的评估。但平常心之下学校对评估用心不多,正常态之下学校工作状态表现不佳,地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和高校对审核评估重视程度不够,审核评估带来的教学激励不大,教学改进实际效果不明显,甚至有图形式、走过场的迹象。所以,有政府管理者、高校领导和专家主张,要辩证对待和评价水平评估与审核评估,充分吸收各自长处,避免各自短处,适当增加评估压力和强度,以此提升评估影响力和作用力,更有效地促进高校本科教学工作,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水平评估到审核评估,评估的作用确实出现了从高到低、从大到小、从强到弱、从刚到柔的明显转换,相应地,人们对评估被重视程度和评估实际效力的判断也出现了变化。如何看待评估的强度和作用力以及由此引起的功用?到底是强度大好还是强度小好?评估作用强度与评估效果是否一定存在明显正相关或者说二者成正比例关系?笔者认为,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可一概而论。关键要看这种相关性是形式上的还是实质上的,是表象的还是内在的,是一时的还是长远的。无论作用强度大小,外部评估问责都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同时,它作为一种手段,必须服从和服务于教育教学自身目的及需要。外部评估问责所承载的功能不可能是无限的,其最终的效果和作用,进一步说,教学工作能否得到改进,教学质量能否得到提升,归根到底取决于学校自己。尤其是高等教育进入实现内涵式发展以及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时代,政府职能将进一步向法治型和服务型转变,高校办学自主权日益扩大,外部评估作用刚性的空间会逐渐收缩,柔性空间逐渐扩充。由是观之,那种过于相信评估刚性作用的认识并不合时宜,适度柔性实为大势所趋。


(摘自《中国大学教学》2018年第8期文章“从水平评估到审核评估:我国高校教学评估理论认知及实践探索”)

淮阴师范学院教务处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2016 

联系地址:江苏省淮安市长江西路111号 技术支持:教科院教育技术